Peter Fu: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

我的相片
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;昨天的無名小站,今天的Google Blogger,聯絡方式: drfu5564@gmail.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

有一個銀蛋叫彼得,從小生在大醫院

2020年8月18日 星期二

我只是問問看

有一個從床上跌到地上的老太太,被家屬帶來急診,照了一堆X光與各種檢查,都沒有發現問題。所以我開了口服藥和預約門診,就準備讓病人出院。

家屬拿了單子後,沒有馬上去辦離院。當時現場有很多其他病人,所以我沒有特別再去注意他們。

大約過了十幾分鐘,家屬走來找我:「我媽媽到現在還很虛弱,可不可以先不要出院?」

我一邊忙著處理其他病人的文件,只是跟他說:「可以啊!那就再休息一下,等好一點再走。」

「那可以住院嗎?打個點滴還是營養針什麼的。」

「這恐怕不行,目前沒有住院的必要。」

「喔...好吧!我只是問問看...」然後家屬就走回床位去了。

又過了一會兒,家屬再來找我:「我媽媽年紀很大,而且跌得滿重的,可以算是『重大疾病』嗎?能不能幫他申請重大疾病還是殘障手冊?」

我停下手中的工作,抬頭看著他:「『重大傷病』和『殘障』有很嚴格的定義的,不是說開就開,況且,老太太除了一點擦傷之外,根本稱不上重傷,我沒有辦法幫忙。」

「喔,好吧!我只是問一下而已。」他又再度走回床位。

過了好一陣子,我正自納悶著他們怎麼還沒離院時,家屬又來我的座位前:「我平常上班很忙,都沒時間可以照顧我媽媽....」

「所以呢?」我大概預料到他又會再問我可不可以住院的事。

「我在想,是不是可以幫我開個申請外勞的巴氏量表?」

「不好意思,急診是短期評估,不可能開立這樣的文件。如果老人家符合資格,又有固定的慢性疾病,可以請長期幫他看診的醫師評估。」

「我之前問過我媽的醫生了,他說我媽媽不符合申請條件。」

「那就對啦~我怎麼幫的上忙呢?」這時候輪到我看著他。

「算了,我只是問一問。」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類似這種「我只是問問看」的事件,一天到晚就在醫院發生。

如果是醫療上的問題,無論多麼奇怪或莫名其妙,我都很願意解答,因為確實很多我覺得是基本常識的東西,一般民眾不見得瞭解。

然而在專業醫療之外,許多和基本做人處事倫常相關的問題,為什麼病人與家屬可以這麼隨意(甚至是隨便或任意)地提出各種「明明自己就知道答案」、「自己也知道不合理」、「甚至是違背常理」的要求與問題,然後期待醫師給他一個自己想要的答案~~

我常會很不理解,偶爾會感到憤怒,再怎麼自我要求要對病人好,也會在不知不覺中失去耐性。

每位看文章的讀者,可不可以打賞個幾百一千的小費?算了,我只是問問看而已~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話給Peter Fu,讓我知道你的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