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 Fu: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

我的相片
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;昨天的無名小站,今天的Google Blogger,聯絡方式: drfu5564@gmail.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

有一個銀蛋叫彼得,從小生在大醫院

2020年8月1日 星期六

茶餘飯後的痛苦

很多茶餘飯後的笑話,其實在經歷的過程未必好受。


前不久有個病人,因為劇烈腹痛去掛急診,當時影像檢查是腸穿孔,因此會診我評估手術的可能性。還沒看到病人之前,先看過電腦斷層,這是一個典型的腹膜炎,只有手術才能解決。

於是我走到急診診視病患。

「x女士,我是外科主治醫師,可以請教你哪邊不舒服嗎?」我用一貫的自我介紹與開場白,開啟我跟他的初次見面對話。

「.................」病人的頭斜仰45度,沒有理會我的問題。

「方便我看一下你嗎?」我以為是我的說明不夠清楚,所以又重覆了一次。

「病歷上不是都有嗎?自己不會去看嗎?」依然是脖子斜仰45度,讓我懷疑他的問題是頸椎而不是腹部。

態度不好的病人我看多了,這麼跩的倒是第一次見到。

「我是外科醫師,我認為你有手術的需要。如果你願意讓我看的話,我暫時會坐在護理站那邊,你可以過來找我。」既然他不想理我,那我沒理由熱臉貼冷屁股,所以我走回了護理站。

過了幾分鐘,他兒子推著輪椅到我這邊,告訴我病人這兩天吃什麼吐什麼,而且肚子爆炸痛。(他兒子看起來還滿正常的,病人依然是那副怪樣子,雖然我不知道是誰惹他了。)

「電腦斷層顯示腸穿孔,建議要手術將穿孔的腸胃道修補起來。」

「這應該是小手術吧!」病人終於說話了。

「嗯,這絕不是小手術,有些病人會需要切除腸胃道,有些病人會有敗血症,嚴重的說不定會死亡。」

「什麼?那麼嚴重?你行不行啊?」病人用不可一世君臨天下的眼神,睥睨著眼前這沒用的外科醫師。

「如果你不能接受手術是有風險的,如果你不能接受人是有可能會死的,那我們就沒辦法再談下去。如果你可以瞭解你現在面臨的問題與嚴重性,那我們再來談。」講到這邊,我相信醫病之間完全無法建立信任感。病人不想讓我開,我也不缺病人,我相信彼此無緣。

在說明了不接受手術可能會死,但手術本身也有風險之後,病人拒絕手術的建議,而且決定自行離院買成藥吃。

隔天不是我值班,但我在當天的手術列表中,看到這個病人的名字,因為腹膜炎而安排緊急手術。原來他回家之後變得更嚴重,隔天天一亮就再回來急診,是隔天值班的同事遇到他,這次他不接受也不行了。

事後我在病房遇到同事,當然對那個病人也是大吐苦水:「你知道嗎?我在急診看到他的時候,他要求『現在立刻馬上』手術,一分鐘都不要等!我跟他說再怎麼快都得要幾個小時準做術前準備,他就八方打電話投訴拉關係~~」

「我當主治醫師那麼多年,從來沒看過那麼跩的病人。」聽完同事的描述,我把前兩天就有的感覺告訴他。

「這個病人實在是太狂了~~從來沒看過那麼狂的!」同事的用詞比較新潮,但意思也是一樣。

同事相處就是這樣,一邊工作一邊分享各種酸甜苦辣大小事,然而這個我們茶餘飯後聊天的話題,在經歷的當下,我們兩個都不好受。

很多茶餘飯後的笑話,其實是建立在經歷者的痛苦之上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話給Peter Fu,讓我知道你的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