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 Fu: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

我的相片
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;昨天的無名小站,今天的Google Blogger,聯絡方式: drfu5564@gmail.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

有一個銀蛋叫彼得,從小生在大醫院

2019年5月6日 星期一

值完班的崩潰

值完班的崩潰。
當住院醫師的時候,每個月要值十到十二班不等。(你沒看錯,十幾二十年前的工作環境就是如此,沒有值班數上限、沒有值班內容工作上限。)經常是整夜沒睡,必須處理病房住院病人的大小事,或是資深一點後就是在開刀房站整夜。

由於科別的特性,當了主治醫師還是繼續值班,除了體力之外,更大的壓力來自於責任。住院醫師累歸累,基本上醫療責任都是老板扛,出狀況也是上層醫師去面對病人與家屬。

主治醫師則必須完全負責手術的成敗,當然也包括可能來自各方的壓力與質疑。

值過這麼多班之後,有個很深的感觸,最可怕的班不是病人很多、病情多危急或是手術多困難。

最令人不開心的是,原本預期簡單的,卻遇到大大小小狀況而變得複雜。除了醫療本身傷神之外,還得向家屬說明狀況從原本的單純變複雜,甚至可能死亡。

經歷一個週末的手術值班日,連續兩個病人的手術不順,當我已經在開下一台刀時,還必須想著前一台刀的病人怎麼了,偏偏正在進行中的手術,又遇到許多困難。

很久沒有,帶著幾乎崩潰的情緒回家。

我默默走進浴室,洗個澡讓自己精神好一點,這時史迪普和孩子們陸續起床。

「功課寫完了沒?出發吧!我們出去玩!」老爸一如往常地吆喝著。

「你要不要睡一下?你可以嗎?」史迪普有點擔心。

「沒問題的!難得的週末!」然後我們就出門了!

很多次遇到臨床的困難,總是要求自己休息後再出發,無論如何要打起精神面對;反過來說,無論工作有多麼崩潰,回到家裡我有另一個角色,放下工作中的不開心,帶著孩子家人繼續往前走!

至於整夜沒睡之後,去八里騎腳踏車逆風上坡,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~~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話給Peter Fu,讓我知道你的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