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 Fu: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

我的相片
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;昨天的無名小站,今天的Google Blogger,聯絡方式: drfu5564@gmail.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

有一個銀蛋叫彼得,從小生在大醫院

2019年5月9日 星期四

行醫風格

我一直都是這個風格。


年輕人車禍重傷,加護病房渡過危險期之後,總算轉到病房。如果沒有其他變化,最後一項治療將是骨折手術。

或許是傷口疼痛、也或許是對外傷造成的傷害還沒能做好心理準備,當然也有可能是本身個性使然,他在病房裡的態度很不好,對醫護人員動不動就是大小聲。

骨科醫師評估後,決定隔天進行手術,但有些抽血檢查需在開刀前完成。照理說這是個再單純不過的事,抽血檢查、骨科開刀、開完出院。

當我帶著住院醫師們看病人時,某間病房發出大吼大叫,夾雜一些不堪入耳的髒話。

「是明天骨科要開刀的那個年輕人,每次幫他治療都要被他兇,我連幫他拆線都要被他罵。」住院醫師向我報告後,幾秒鐘內我心理在思考怎麼處理這件事。

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管他,反正兇也不是兇我,只要熬到明天就可以轉給骨科,更沒我的事了。

不過這不是我的原則,我決定去看看病人,接手這個情況。

「我不要抽血!!!@#$%@!!」病人很激動地大吼,他父親在旁邊幫忙壓住病人,在耳邊好言好語安撫他,負責抽血的人員則握好針頭,打算利用最佳機會一針就抽到。

年輕人的嘴還是罵個不停,一直扭動讓醫護人員沒辦法下針。

心念電轉間,腦中閃過好幾種處理方式。

我可以加入好言相勸的行列,希望病人能瞭解醫護人員的治療是為他好,請他盡量配合,體諒我們的辛苦。可惜,這不是我的風格。

我當然也可以吆喝著住院醫師們加入壓制病人的行列,由我再加兩個住院醫師,還有原本的護理人員,一群人把他壓住完成抽血。可惜,這更不是我的風格。

或者我該把出言不遜的年輕人教訓一頓,醫護人員不欠你任何事,更不能活該被你罵,身為主治醫師,應該替團隊成員出頭。

這應該是我要做的事,不過我有我的方法。

一直以來,我雖然不怕跟病人吵架,但是通常也不會主動找架吵。我總是覺得,醫病之間其實就是個單純的契約關係,病人付醫藥費,醫師提供醫療,沒有誰求誰、也沒有誰欠誰。如果彼此都認清這個關係,其實很多爭執都是不必要的。

當我走進病房時,大家都在看我,某種程度我相信是在看我要怎麼做。

「把針先收起來,把病人放開。」我請所有人停止手邊的動作。

「病人情緒不太穩定,這樣抽血太危險了,如果過程中扎到不該扎的地方,甚至扎到醫護人員,這樣都不好。」我跟病人還有他的父親說。

「麻煩你先跟病人溝通好,他願意讓我們抽血,我再請護理師過來。如果他不願意抽,我們也不會勉強他。」我認為「安撫病患」應該是家屬的工作,我們願意提供必要的醫療,但是不包括好言相勸,更不包括當受氣包。

「不過換句話說,如果病人拒絕抽血,那可能明天沒辦法開刀。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治療也就告一段落了,隨時可以出院。」我把我的立場很明白地告訴病人與他父親。

我的原則一向如此。命跟身體是自己的,願意配合治療,理當盡力處理;不願意配合,我也從不強求。我不是非幫他治療不可,病人也不是非給我治療不可。

離開病房時,我請所有護理人員也跟著徹退:「等你們溝通好,再麻煩通知護理站。溝通的結果可以是願意配合抽血,也可以是現在出院。無論是哪一個,我都會尊重。」

講這句話的時候,其實我沒有情緒。或者說,這是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。

我一直都是這個風格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話給Peter Fu,讓我知道你的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