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 Fu: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

我的相片
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;昨天的無名小站,今天的Google Blogger,聯絡方式: drfu5564@gmail.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

有一個銀蛋叫彼得,從小生在大醫院

2020年3月15日 星期日

改變主觀意識,何必?

我只是基於職責而已。

右下腹痛兩天的年輕人,去過診所兩次都沒有緩解,於是到本院急診掛號,急診醫師會診我評估急性闌尾炎的可能。在診視病患與看過他的腹部電腦斷層後,我確認這是闌尾炎,因此我向病人與他的母親說明手術的必要性與相關細節。

「一定要開刀嗎?」病人的母親問我。

「我建議開刀。替代的治療方案是純粹抗生素治療,不過效果未必好,如果破掉變成腹膜炎,那會小病變大病。」對於手術感到抗拒或害怕,是很多病人都有的反應,所以我已經很習慣後續的說明。

「我們不想開刀,也不想住院。」病人的母親很堅持。

「喔,好。反正我是這樣建議,你有權利接受與不接受我的建議。」

會診回覆完成,我準備離開急診,反而是家屬又把我攔下:「我的意思是,真的有這麼嚴重嗎?」

「嚴不嚴重是很主觀的感覺,我只是基於職責告訴你,你生了什麼病,需要什麼治療。我替我的專業建議負責,病人要為他自己的身體負責。」

據說後來病人還是要求拿藥回家吃,所以急診醫師讓他簽名自動離院了~

醫療工作這些年,我越來越習慣:「客觀的專業判斷,比不過病人的『主觀意識』。然後當醫生的不用講太多,至少不需要去改變病人主觀的想法。」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門診來了中年婦人,手肘有個撕裂傷,急診縫合後過了一週,看起來今天可以拆線。

傷口癒合得不錯,我邊拆線邊做後續照護衛教:「拆完線就可以不用再包紮了,你如果在意美觀問題,可以貼美容膠帶或是擦除疤藥膏。」

「不用再擦藥嗎?應該還要擦個幾天吧!」

「不用了,傷口乾乾淨淨的,保持乾燥就好。」

「上次開的藥膏還沒擦完,我覺得應該要繼續擦。」

「好,那就再擦個幾天。」

病人出去後,護理師用很古怪的表情看我,似乎疑惑我說法的轉變。

「其實你從他表現的態度就可以知道,他很主觀地認為需要再擦藥,不用跟他講太多,他想擦就讓他擦。」

醫療工作這些年,我越來越習慣:「客觀的專業判斷,比不過病人的『主觀意識』。然後當醫生的不用講太多,至少不需要去改變病人主觀的想法。」

我所說的每一句話,只是基於職責與專業而已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話給Peter Fu,讓我知道你的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