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 Fu: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

我的相片
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;昨天的無名小站,今天的Google Blogger,聯絡方式: drfu5564@gmail.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

有一個銀蛋叫彼得,從小生在大醫院

2020年7月28日 星期二

賭性堅強

賭博是個可怕的東西。

學生時代的某個因緣際會,學過幾招用撲克牌騙人的把戲,有時候團體聚會逢年過節時,會拿出來變變魔術娛樂大家。

暑假期間,我們家睡前都會玩一兩場桌遊,撲克牌也是使用的道具之一。前天遊戲時間結束後,我心血來潮拿了三張牌,分別是兩紅一黑,請兩個孩子看清楚我手中的牌型後,將牌丟到桌上交互移動變換,然後要孩子猜黑色牌是哪一張。

(這其實是個有技巧的把戲,很多夜市也有這招騙人的攤位,如果不知道箇中訣竅,就算牌面移動速度再慢,旁觀者還是猜不出來~~)

我刻意放慢了移動速度,孩子的眼睛一直盯著他們認為是黑色的那張牌。移動結束,兩個孩子信心滿滿指著中間那張:「就是這張!我看得很清楚!」

孩子們當然是中招了,彼得兔和彼得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居然開出左邊那一張。

「怎麼可能?再一次!」

「你們看仔細一點,我這次移動更慢。」說著我把手中的牌丟出,用最慢的方式移動,然後刻意讓黑牌的位置開在孩子們預期的中間。

這次兩個孩子都猜中了,央求我移動速度要快一點。

「你們拿零用錢來下注,放十塊錢來猜牌的位置,猜對我賠你十塊錢,猜錯十塊錢歸我。」我心血來潮想要機會教育一下。

「好!我要」「我也要!」兩個孩子分別去零用錢盒裡各拿了一個硬幣。

第一次的下注,我把牌開在讓他們贏的地方,然後很乾脆地一人賠十塊錢。

「還要玩嗎?要不要下大一點?下20賠20喔~~」我開始引誘他們下注。

「我要!太簡單了!」彼得兔毫不遲疑地把二十塊推到我面前;「我....好吧!我下十塊。」已經贏了十塊錢想見好就收的彼得水,看哥哥下注,也有點心動。

我又輸了,他們一個贏二十,一個贏十塊。接下來的兩三輪,我都刻意輸給孩子,孩子手中的賭本也從十塊變二十、二十變四十、四十變八十,他們覺得實在太簡單了。

「你們下100塊啦!贏光你爸爸!」史迪普在旁邊跟著鼓譟。

「好!贏100塊可以投扭蛋!」兩個孩子轉身進房間,去拿零用錢盒裡的鈔票,這時我和史迪普對看了一眼。這次彼得兔除了放一張100塊的鈔票之外,連剛才的硬幣也一起押進來。

我讓他們看好黑牌的原始位置,然後開始變換牌的位置,不同的是,這次我用了小技巧,讓黑牌出現在其他的位置。

「這張!」「對!這張!」兩個孩子都信心滿滿指著中間那張。

「確定?不換?」

「確定!」

「開牌!」牌面掀開時,兩個孩子都詫異極了,原以為該是黑牌的位置卻是一張紅牌。

「謝謝囉~~錢我收下了!」當我把桌上的鈔票與硬幣都收走的時候,兩個小鬼都要哭了。

「我不相信!我要再賭!」果然人類的賭性是不分年紀,彼得兔竟拿了他獎學金紅包袋裡的一千塊出來:「把拔,我沒有小鈔,可以用1000跟你換嗎?我想一次下200,贏了就全回來了!」

「那你還不如直接下一千,贏一把就賺一千,反正你看得那麼準。」我用夜市賭博常見的話術跟彼得兔說。

「好!一千!」彼得兔篤定地說。

「一千?真的?不要啦!你如果贏了,我沒錢賠給你耶~~」我故意向他示弱。

「就一千!」彼得兔賭性堅強,彼得水比較膽小,這局他不敢跟。

開牌時間,想當然爾是我贏了,小學生怎麼可能玩得過夜市老千。

「怎麼可能?我明明看得很仔細啊~把拔你騙人!」輸了一千多塊的彼得兔,這時才發現事情不妙,他很懊惱地說。

「我哪有騙你?我都把牌給你看那麼清楚,而且移動很慢。不然這樣,我借你一千讓你翻本,贏了就快點把錢收回去,但是如果輸了的話,你就必須從紅包袋再給我一千~」說著我把桌上贏來的一千塊拿給彼得兔。

我跟史迪普使了個眼色,機會教育到這邊就好。

最後一輪上訴,我把黑牌開在讓彼得兔贏的位置,保住了自己的獎學金和零用錢,孩子差點就要哭了。

「你是不是覺得賭博很刺激,而且對方都很笨?」事後我跟史迪普問兩個孩子,他們點點頭。

「很多時候,人家是故意裝笨騙你,當你覺得很好贏下大注的時候,他們再狠狠贏你一次!」「所以賭博千萬不要碰,你現在知道有人為什麼會一夜之間傾家盪產了吧~~車子、房子、錢、甚至身上的衣服都輸光走出來。」

「衣服?」彼得兔有點不敢置信。

「對啊!當你身上沒錢又想賭的時候,可能連身上的衣服褲子都脫下來換錢,最後還是輸光。」「還有人拿命、拿自己的手來賭,輸了就把手砍下來~~」我繼續口沫橫飛地跟他說賭博的可怕。

「夠囉~砍手這段就太多了。」史迪普這時候發言制止。

總之就是要讓孩子知道,賭博不可以碰,連他老爸的三腳貓功夫都贏不了,更別說對付小刀或高進了~~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話給Peter Fu,讓我知道你的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