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 Fu: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

我的相片
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;昨天的無名小站,今天的Google Blogger,聯絡方式: drfu5564@gmail.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

有一個銀蛋叫彼得,從小生在大醫院

2022年2月12日 星期六

弱勢

我決定對孩子好一點。

彼得兔快上國中了,我常對他有很多不滿意,對功課不上心、對前途不在意、考試成績不好,我們很在意的事,他一點都無所謂~~

所以我們父子的衝突越來越多。

前幾天的外科急診,一對夫妻口角互毆,雙雙進了急診,老公傷勢還好,老婆恐怕得去手術。一個小男生陪這對夫妻一起進急診。在安排好相關的手術與住院後,我繼續忙其他病人的事。

這個小男生晃到我工作的電腦前,他的年紀跟身形就跟彼得兔差不多。

「你在幹嘛?」小朋友指著電腦銀幕。

「看病人啊!有些是車禍、有些是跌倒....」早幾年的我一定把他打發走,不過當了爸爸之後,對小孩的容忍度提高很多,所以很慈祥地跟小朋友講話。(慈祥是旁觀的住院醫師給我的形容。)

他似乎對我的工作很有興趣,東問西問一堆問題。

「你幾年級?」與其一直被問問題,倒不如我來跟他聊天。

「我四年級,可是老師說我只有二年級而已,他們說我過動,所以程度不好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

「因為我上課都聽不懂,所以老師就叫我坐在最後面.....」

聽到這裡,突然有點心酸,雖然他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有點煩,可是真的是個可愛的孩子。

「那你們有上英文課嗎?」我陪自己的兩個孩子讀英文好幾年,或許這會是個好話題。

「有,可是我也聽不懂,所以都蹺課。」

「蹺課?去哪裡?」

「可能躲在廁所裡,可能其他別人找不到的地方......」

看看這個孩子,有種說不出的難過,很想幫他,也不知道可以怎麼做。沒多久母親就去手術跟住院,他也消失在我的視線裡。

這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令人難過的人、事、物。

跟很多弱勢的人比起來,我覺得我自己或我的孩子們是幸福的。不知道該怎麼幫助別人,至少必須知足,感謝上天的厚愛。

一個跟我只有相處幾分鐘的病人與家屬,卻意外讓那天上班的心情很灰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話給Peter Fu,讓我知道你的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