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 Fu: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

我的相片
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;昨天的無名小站,今天的Google Blogger,聯絡方式: drfu5564@gmail.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

有一個銀蛋叫彼得,從小生在大醫院

2022年2月11日 星期五

十年後的拚命

與生命共舞的美好。

從事外傷醫療這些年,各種手術開得多了,但我始終覺得「急診開胸手術」是外傷醫療第一線的極致處理。

它當然是一門技術,但更需要運氣,無論是病人的運氣、還是醫師的運氣。

十多年前剛當主治醫師時,曾親眼目睹恩師替一位胸口中刀的病人做這個處置,心臟在我面前恢復跳動的震撼與感動,久久不能忘懷,也推著我一路往外傷醫療的路前進。

今天接近下班的傍晚,轉診來了一位腹內出血病患,據說在前一家醫院已經心跳停止,CPR過幾次才勉強救回來。結果一進本院急診室,不到五分鐘,心跳就又停了。

我們只好開始CPR。

其實,CPR三十分鐘,如果病人沒有反應,就可以宣告死亡。傷得這麼嚴重,狀況這麼糟糕,應該不會有家屬責難醫療過程。

「讓病人側躺,我要開胸!」我下達了這個指令。

「開胸?」住院醫師有點疑惑,不確定我要做什麼。

「這是唯一的機會,拚一拚吧!我們要幫他撐到手術室。」病人最終需要的是開腹止血,但在此之前,他必需活著,死人是沒辦法接受手術的。

我和同事們在急診急救室就把胸腔打開,下一步是把手伸進胸腔,直接夾住主動脈,這是控制腹部出血的最後一招焦土戰,接下來剪開心包膜.....

直接用手按壓心臟!

隔著手套,我幾乎可以直接觸摸到生命的源頭。心臟在我眼前奮力跳動,似乎在告訴我不要放棄它。」十年前我的第一本書「拚命」裡,寫著這句話,十年後的我仍做著同一件事。

心臟是扁的,因為血已經流乾。

心臟不會跳,必需靠我用手一下一下地擠,心電圖仍是一條直線。

突地,心臟動了一下!而且是有力地扭動!

「有了!有了!有了!」我和同事一陣歡呼,心臟在我們面前恢復搏動,那種你捏一下、心臟回跳一下的感覺,就如同與一個新生命共舞一般!

手術室那邊已經待命,隨時可以開腹止血。心臟雖然恢復跳動,但還需要我們幫他加把勁,於是我們一下一下地捏著心臟搭電梯,把病人護送進手術室。

最終病人活著進到手術室,接受後續的治療,或許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或許終究難免一死,不過外傷醫療的第一仗,我們守住了。

急診開胸、主動脈阻斷與開胸心臟按摩,這三個屬於外傷醫師的終極武器發揮效用,這在我多年的外傷醫療生涯中,也是相當少有的經驗。

2022年2月10日,紀念一下這個拚命的日子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話給Peter Fu,讓我知道你的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