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 Fu: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

我的相片
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;昨天的無名小站,今天的Google Blogger,聯絡方式: drfu5564@gmail.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

有一個銀蛋叫彼得,從小生在大醫院

2022年7月27日 星期三

宣布

有一位移工下腹痛,電腦斷層看起來闌尾腫脹,應該是闌尾炎,於是我建議開刀。病人聽得懂中文可以溝通,但是有些和手術細節相關的語句,很明顯她聽不懂,就是一直傻笑點頭。

正在我煩惱怎麼樣讓她理解,或是請她聯繫可以清楚溝通的雇主或同事時,她拿出了手機:「醫生,你直接對著電話說話。」

手機畫面是Google語音輸入與翻譯,拜科技進步所賜,Google可以聽懂我在講什麼,越南文即時翻譯之後,她也瞭解了我的說明,一樣是點頭微笑,但是我知道他聽懂了。

手術很順利,把腫脹發炎的闌尾切除,隔天就出院了。

一週後仍是她一個人來門診拆線,當我打開病歷時卻很驚訝:檢體的病理化驗報告顯示有癌細胞在上頭,這種情形偶爾會發生,腫瘤用發炎的型態表現,切除後才在病理檢查上發現病灶,照理說必須把癌症檢查做完,再決定要如何進一步治療。

「謝謝醫生,我很好。」病人一樣是笑笑的,躺上去準備讓我拆線。

「我跟你說,你的化驗報告是『腫瘤』,還需要再做檢查。」我把說話速度放慢,強調腫瘤兩個字。

「好,謝謝。」又是傻笑點頭,我相信她不知道我在講什麼。

「你聽的懂嗎?這很重要!我要幫你安排其他治療。」不僅放慢速度,我還加大音量,因為這是非常重要的事。

「醫生,你用這個。」她又把Google翻譯拿到我面前,我把剛才的話對著手機說一次。

「啊.....這樣啊,那怎麼辦。」一瞬之間,病人的笑臉僵住,然後沉默不語。

「要配合治療。」我用翻譯軟體告訴她。

「好。」氣氛變得很凝重。

「還很初期,不要太擔心。」我試著安慰她。

看到手機裡翻成越南文的這段話,「醫生謝謝。」她又笑了,只是不知道是真的被安慰,還是硬擠出來堅強。

病患拿著相關表單離開診間,護理師正準備按叫下一位病患的燈號。

「等一下!我想喘口氣!」我阻止了這個動作,這樣的場景讓我胸口很悶不舒服。

面對噩耗,我見多了病人或家屬的情緒,痛哭、啜泣、憤怒,或是沉默不語。照理說應該很習慣向家屬宣布壞消息,然而即便如此,到今時今日我還是不喜歡這種場合。

壞事不是我造成的,但卻要我來宣布,誰說專業醫療人員不能為病人的病情難過?雖然素昧平生,可是我相信她是善良的人,很多時候我常疑惑,為什麼善良的人會遭遇這種事?我怎麼不會難過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話給Peter Fu,讓我知道你的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