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 Fu: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

我的相片
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;昨天的無名小站,今天的Google Blogger,聯絡方式: drfu5564@gmail.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

有一個銀蛋叫彼得,從小生在大醫院

2019年7月29日 星期一

邏輯推論

醫學是一門非常講究邏輯的學問,一個症狀對上一個檢查,檢查的結果再對上一個診斷,最終找到相對應的治療。所以我雖然沒有上過正統哲學的理則(邏輯)學,但是我對病人做的建議與處置,基本上都是「合乎邏輯的」。


然而與病人交手的這些年,我遇過太多「不合邏輯」的訴求。(「不合邏輯」的訴求未必是「不正確」或「不合理」的訴求,本文談的是邏輯。)

嚴重敗血性休克的病人,除了需要好幾種抗生素搭配治療外,還需要使用強心劑來維持血壓。

護理師給藥的時候,家屬問:「打這麼多藥,病人的身體會不會沒辦法負荷?用這麼強的強心劑,有沒有可能心臟被操壞?」

護理師反映家屬的問題給我,我雖然沒有說出口,但很想問的是:「那不然不要用藥嗎?」

會擔心藥物太強有副作用,這並非 「不合理」的疑問,然而稍有邏輯觀念的話,就會知道住是不得不的選擇,這個問題問都不需要問就會知道答案。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腹腔鏡手術後第三天的病患,在確認進食、排氣各方面都正常之後,我請病人出院回家。

「傷口還很痛,我想再多住幾天。」

「傷口痛不會因為躺在醫院就不痛。」

「想多住幾天」未必是不合理的要求,醫病雙方可以討論。然而用傷口痛做為住院理由,自己不會覺得不合邏輯嗎?除非是痛到需要打止痛針非在醫院不可,難道醫院的空氣吸了就不痛?

我寧可病人用更有邏輯的理由來提出要求。(住院的理由就算想多賺幾天保險金,雖然不合理,但還比「傷口痛」有邏輯的多~~)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頭部外傷的老先生被送來急診,電腦斷層做了沒事,意識清醒沒有其他異狀,已經說明仍需注意,雖然機率不高,但有些遲發性腦出血可能在幾天、幾週、或幾個月後發生。

家屬要求住院,理由是怕之後有變化想要觀察。

「檢查已經做完證實沒事,基本上不用住院。」

「之後不會有問題嗎?」

「未來的事誰都沒辦法保證?不過機率非常低。」

「那不用住院觀察幾天嗎?」

「如果會有變化,在家裡跟在醫院的機率是一樣的。而且遲發性腦出血的發生時間從幾天到幾個月都有可能,擔心永遠擔心不完的,觀察幾天也不夠,終究還是要回家觀察。」

家屬的疑慮我可以理解,住院的要求也不是不可以討論。但以上的對話基本上不需要醫學專業,純粹是一般邏輯推論。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癌末的病人想要尋求一線生機。

家屬問我是否贊成病人到某個診所就診,買些他獨門的抗癌藥與能量水。

「我不反對,但是我認為沒效。」癌末的病人什麼都去試試沒關係,我也沒什麼好反對的,雖然我打從骨子裡就覺得是騙人的。

「可是他廣告宣稱有許多被醫師判死刑的病人,到目前都還活著,也都在跟他拿藥。」

「你知道癌症的新藥研發,每年都是用幾百億美金在投入嗎?如果那些東西真的有效,大藥廠為什麼不收購?一瓶水只賣一千塊真的是太便宜了!」「諾貝爾獎怎麼沒有頒給他?那就真的是台灣之光了!」「那麼厲害的藥,賈伯斯應該專程來台灣看病,或者專機把他請去美國........」

以上的對話和癌症專業醫療完全無關,純粹是邏輯問題。

有時候真的會有種心累的感覺,不是工作負擔多大,也不是需要把複雜的醫療專業轉化為病患聽的懂的文字。

我常對需要解釋很多「明明邏輯再清楚不過」的事感到心累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話給Peter Fu,讓我知道你的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