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 Fu: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

我的相片
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;昨天的無名小站,今天的Google Blogger,聯絡方式: drfu5564@gmail.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

有一個銀蛋叫彼得,從小生在大醫院

2019年7月8日 星期一

第二手請託

關於請託。


這似乎是一種經年累月的文化模式,很多病人都會透過各種關係,請人向醫療人員表達拜託關心之意。這層關係又往往轉了很多手,而非請託者與病人間的直接關係。

請託的人可能是同事、長官、民意代表,或是透過我的某個親戚找到我。需要關懷的對象可能是我自己的病人、可能是某個我完全不熟(甚至不認識)的同事的病人,也可能是還躺在急診某處的病人,我根本不知道該找誰轉達這第二手甚至第三手的請託。

「您好!我是xx科的xx醫師。」某次接到一個素未謀面只聞其名的同事來電。

「請問有什麼事嗎?」

「您有一個病人xxx,是我朋友的朋友,所以想表達關心之意。」

「喔...好。」電話放下,我繼續做自己的事。

我早就習慣這種請託電話,不會對同事生氣,因為我相信他一定也同感無奈。就像我偶爾也得銜命打些請託電話。

醫院工作久了,其實彼此都有默契,就是簡短描述一下病情與接下來的處置,讓請託者可以回去「覆命」,被請託者說完「好,我知道了」,這事對雙方就算交差。

更有著的默契其實,原本就該做的事,不會因為有人請託就不做或多做;這代表的意義在於,即便沒有人請託,該做的醫療也絕不會少。

這是基於醫療人員的專業與責任感。

請託只是一種讓「提出請託者」安心,對「被請託者」沒有任何影響的舉動。

身為專業的被請託者,每次接到同事朋友打來需要關切某病人時,我都會附帶說一句:「放心!我會幫你跟病人說:『xxx醫師有特地打電話給我,要我轉達他的關心』。」

無非是幫請託者作點面子。

那天接到一通這樣的電話,電話那頭平常很少聯絡的同事,想要關心一位我的病人。

「沒問題!我一定跟他說,xxx醫師有特別打給我!」

「不用了,其實我不認識他,我也是被人家拜託的~~」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話給Peter Fu,讓我知道你的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