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 Fu: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

我的相片
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;昨天的無名小站,今天的Google Blogger,聯絡方式: drfu5564@gmail.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

有一個銀蛋叫彼得,從小生在大醫院

2019年7月22日 星期一

喔,好。

喔,好。


咖啡廳坐著四個高中生,討論著最近剛公布的指考成績,應該都是想讀醫學系。

A:「我在考慮要不要填長庚,聽說那家醫院對工作訓練很紮實,可是不太要求學問,我覺得當醫生就是應該要博學多聞,而且人文素養也是我很重視的。」

B:「我只要讀台大,其他的對我來說都是二軍。」

坐在隔壁桌寫論文,當初是二軍醫學院畢業的長庚醫院某副教授,抬頭看了他們一眼,然後繼續做自己的事。

C與D也參與討論著他們打聽到各醫學院的狀況,甚至是未來選科機會訓練情形等等。

不過A與B應該是意見領袖,十多分鐘的談話,幾乎都在「非台大不唸」、「不想淪為只會開刀的『醫匠』」以及「醫生不能讀書,還要有人文素養」上頭。

不知道他們對於各醫學院、各醫院的資訊來源是什麼,又或者正確與否,我相信多年後的想法會與今時今日不一樣。

可能是他們討論的內容,跟我的工作有點相關,坦白說我的論文寫得不專心,一直在偷聽他們講什麼。聽完的心得就是:「 喔,好。」

每一個時期都有當時的價值觀,以及對成功的定義。

當年我們讀高中時,對成功的「普世價值」,就是考上醫學系。考上就是成功者,考不上就是loser。當年懵懵懂懂的高中生,無法理解行行出狀元的道理,也無法理解這世上有更多比醫師還好的工作。

更激烈一點的,就是「非台大醫科不唸」,我有個同學就是如此,他的人生目標是「台大醫科」。

我高三結束考上北醫,他沒考上台大所以重考;我大一唸完升大二,他沒考上台大繼續重考;我大二結束要升大三,聽說他還在補習班奮鬥...中間他考上過北醫、陽明,對他來說都不夠。多年沒聯絡,不知道他去哪裡,不知道他是否達成目標.....

我無意批評個人價值觀,我只能說我不會這麼做,多年後回頭來看,我也不覺得需要這麼做,我不知道那位同學是否後悔過....

大學時代我不愛讀書,同學忙著唸原文書跑實驗室時,我的人生目標是把社團搞好、把手上負責的活動辦起來,在那個時空中,我的價值觀是社團重於功課、重於一切。

現在回頭來看,想法變了,所以覺得自己當年幼稚。

如果有機會和當年的自己對話,聽著當年的自己講述理想,我的回答可能也是:「喔,好。」

不知道隔壁桌的高中生能不能如願,忝為醫界前輩(如果他們順利進入醫界的話,或者在他們的價值觀裡,我是二流的loser),若有機會和他們對話,聊聊對人生的目標與理想。

喔,好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話給Peter Fu,讓我知道你的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