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 Fu: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

我的相片
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;昨天的無名小站,今天的Google Blogger,聯絡方式: drfu5564@gmail.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

有一個銀蛋叫彼得,從小生在大醫院

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

不甘平凡

一早送孩子上學,進醫院的路上和住院醫師通電話,簡短討論一下當天住院病患狀況與治療方向;按照慣例,查房後會與醫學生討論一下病患照顧、交代學生要準備的資料與該讀的書;中間有點空閒時間,在樓下咖啡廳喝杯咖啡,打開電腦修改正準備要投稿的論文,還有美國老板那邊需要的資料也快到期;接著有一堂住院醫師的課;下午要跟住院醫師會談;晚點會去病房再看一次病人,病情有變化不能等到明天,晚上就要開刀。


回家吃個飯之後,史迪普很疑惑沒有值班為什麼還要開刀。大約八點多,我就又出去幫病人開刀了。

手術時間不長,回到家時孩子還沒睡,但是有份英文作業須要我陪他做。孩子們都睡著之後,我把電腦打開,繼續未完成的論文,或是各式各樣需要的文件。

隔天是門診日,本想晚點再查房,睡飽一點直接去看診,猛然想起七點半有個行政會議要開;開完會就去看門診,下診之後有兩堂課,一堂是護理人員的外傷訓練,一堂是醫學生的影像課;晚上要值班,如無意外,應該會開刀到天亮。

我一直是很喜歡工作的人,可是最近真的覺得有點累。可能是年紀大體力不太行,也可能是久久一次的職業倦怠。

過去我們沒幾個月,都會出去走走,或短程亞洲日本香港,或長途歐洲美國,在忙碌的工作中可以做些調劑。現在孩子進入中高年級,沒辦法想請假就請假,無論平日假日,都有功課或才藝課,孩子辛苦,父母下班後也得跟著勞心勞力。我們唯一期待的,就只是寒暑假才能夠出去長途旅行了。

和住院醫師會談的時候,有位年輕醫師問我:「是不是當了主治醫師之後,就可以擁有時間的自由?」

理論上應該是如此沒錯,不過人生其實有很多事情要追求。想要享有某些光環,勢必得付出代價。當然我可以每天簡單看看病人,其他時間就發展自己的興趣,盡好當醫師的本份就好。

但或許是個性使然,不想甘於平凡。

#累得半死抱怨文
#某次演講的投影片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話給Peter Fu,讓我知道你的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