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 Fu: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

我的相片
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;昨天的無名小站,今天的Google Blogger,聯絡方式: drfu5564@gmail.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

有一個銀蛋叫彼得,從小生在大醫院

2019年12月3日 星期二

一眼看穿

「過去這些年,曾經有任何醫師建議你要手術治療膽結石嗎?」某天值班,急診會診我去看一個已經診斷膽結石多年,這次突發性疼痛來掛急診的病人。


「有,不過x醫師說如果沒有症狀,就可以再看看。」x醫師是院內一位資深的肝膽胃腸科醫師,病人長期在他門診追蹤。

「是沒錯,不過以你最近痛得這麼頻繁,再加上目前已經出現膽囊炎的徵像,我會建議手術。」

「嗯....可以先請教一下x醫師的意見嗎?他對我的病情比較瞭解。」

「我沒意見,我是今天值班的外科主治醫師。如果你有特別想指定的照護醫師,我當然尊重。」雖然醫療專業上,我很清楚此時此刻最適合的治療,應該是趁發炎還沒到不可收拾時,趕緊用腹腔鏡手術處理。

不過顯然病人有他的想法,所以簡單回覆了會診之後,這個病人的治療就沒有我的角色了。

當外科醫師這些年,除了臨床能力的精進之外,有另外一項能力,我覺得自己的判斷很精準,我可以一眼看出「眼前這個病人和自己有沒有緣份」。

有緣的病人,儘管初次見面,我也有辦法讓他願意將生命交到我手上,我也定將全力以赴;
無緣的病人,其實只要談個幾句話,我就會知道彼此都有更適合的選擇。

有些需要在急診當下做決定的病人如此,那些可以考慮幾天再決定的病人,更是如此。

通常需要開大手術的病人,我會在所有檢查都做完後,約集家屬到醫院談一談,把我的治療計畫說明清楚。在所有醫療說明完成後,我一定會加一句:「你有絕對的權利,接受或拒絕我的建議,在手術刀劃下之前,你都可以反悔。」

確實有病人在我說完這些話之後,決定考慮一下,可能就此出院去找別的醫師。

這沒關係,病人自會找到跟自己有緣的醫師,我們可以好聚好散。

前不久有個病人,腹內有顆大腫瘤,在我做了上述的說明後,病人點頭稱是:「我當然相信你,我決定給你開刀!」

「好的,那手術預計安排在後天,明天做些術前的準備。」

隔天我拿手術同意書給病人,病人告訴我:「我有去算日子,可以下週再開嗎?」

「當然可以!還是你要先出院,下週要開刀前再來住院,反正檢查都做完了。或者你也可以拷貝我們這邊照的影像,趁這幾天去問問其他醫師。」

「ㄜ.....好吧!」病人似乎很意外我會這麼說。

「你不怕病人跑掉?很多醫師都會怕節外生枝。」住院醫師也很意外我主動讓病人出院。

「相信我,他會跑掉的,不過也不必強留。」

「真的嗎?他不是信誓旦旦?那還要幫他預約下週的門診嗎?」

「可以幫他約,不過我相信他不會回來。」

一週後病人沒有回來門診,住院醫師一直注意著這件事,很佩服我的直覺(雖然我對這種「佩服」,感覺有點複雜~~)

我沒辦法一眼就看出這個病人會不會死,可是可以一眼看出跟自己有沒有緣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話給Peter Fu,讓我知道你的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