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 Fu: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

我的相片
外傷急症外科醫師,文字創作者;昨天的無名小站,今天的Google Blogger,聯絡方式: drfu5564@gmail.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

有一個銀蛋叫彼得,從小生在大醫院

2022年3月23日 星期三

亂世英雄

天下太平的時候,誰都可以(自認為)當老大;然而唯有亂世,才能看出誰是英雄。

在朋友的版上看到有人寫這個,坦白說類似的批評我聽多看多了,我寧可寫這篇文章的人是小孩子不懂事,就像我五年級進醫院實習時,看到老師很流暢地開一台刀,就很開心地告訴同學:「其實很簡單,我來做也可以~~」

也不只年輕醫師會這樣想,有些機構的高階主管也如此想。幾年前某次醫學會,一位大老用很不屑地口吻嘲諷我所屬的團隊,認為讓主治醫師第一線在醫院值班或在外科急診,不符成本效益~

「就好像叫院長去掃地一樣,有必要嗎?而且掃得也不見得比較乾淨。」

在大部份的時候,外科急診的處置是相對單純的,確實是撞到哪邊就照哪邊,哪邊受傷就會診哪一科,看到摀著眼睛來的就會診眼科,打球撞到左手肘就照左手肘X光,斷了會診骨科,沒斷就拿藥回家...

也難怪年輕人覺得這沒什麼,不需要主治醫師來看,剛入行的住院醫師也行。說實在話,這些單純的情況,叫拖地的打掃阿姨來代個班好像也可以~~

可惜,不是每次都天下太平,偶爾來個嚴重的,能力功力經驗就會顯現出差異,每差一點點,病人可能就多流一點血、生命可能就多損失一點點....

被車輾過的病人,下半身整個變形,插管、輸血這些基本處置之外,在電腦斷層底下發現後腹腔出血,聯絡血管攝影,止血後送入加護病房。

我用51個字來輕描淡寫上述的例子,這些處置方式網路上也查的到,並不是什麼獨門絕活。但是要很流暢完成每個步驟,包括前置復甦、外部出血控制、影像判讀與最終決策,需要經年累月的練習。沒有經驗的人員,就算把整本教科書攤在面前,也沒辦法從中找出正確的處置方式。

這51個字是用無數的經驗時間,甚或過去病人的犧牲換來。

我曾經和另一個外傷科同事,在急診室把一個因為內出血心跳停止的病人胸部切開,用簡陋的工具夾住主動脈防止腹腔流血,心包膜剪開用手一下一下地擠壓心臟,然後心臟恢復跳動,接著病人總算能活著進手術室...

上述這段話83個字,我寫得雲淡風清,發生當下跟我一起工作的年輕伙伴看得驚心動魄。

心跳停止就停止了啊~CPR三十分鐘無效宣布死亡,不會有人覺得醫師有錯或無能。但是經驗、技術與態度,就在電光石火間決定一條命的生死。

這也就是我的價值、我的同僚的價值、我的團隊的價值,在看似大材小用的背後,反映的是這個機構看待一條生命的價值。

讓菜鳥處理外傷病患(其實很多醫院都是),得到的就是菜鳥的水準,或許承平時刻,老鳥菜鳥看起來差不多,老鳥只能等待。

然而我們的等待,是為了某一天的存在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話給Peter Fu,讓我知道你的看法!